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四平 > 百姓生活 > 正文

首都百万群众挥锹植树

发布日期:2016/5/1 18:06:19 浏览:

可见。后来随着时间流逝,很多都消失了。

几年前,陈荣军在为木雕馆开馆征集展品时,收集到一批刻着家训家规的老雕板。于是就试着布置了一个木雕家训馆。令陈荣军没想到的是:很多人对家训馆非常赞许,看了后都说“不过瘾”。

“现在都在重提家风、重建规矩,为何不用东阳木雕这样有特色的传统工艺作品,让大家在感受艺术美的同时,领悟小家训里的大规矩呢?”思虑之后,陈荣军踏上寻宝之路。从省内的金华、杭州,到省外的福建广东,陈荣军寻遍各地古玩市场和收藏家,一件件刻有家规、家训的铭辞雕板,被重新搜罗出来,汇聚到此。

几经扩展,家训馆的内容大大丰富,场地也扩展到现在1400多平方米,有“渊源有自”“修身有德”“齐家有道”“治国有方”“风纪世家”“八德讲堂”“家训故事”等多个部分。家训馆内,既有以雅溪卢氏、吴宁厉氏、岘西杜氏、玉溪程氏等九大家族为代表的东阳著名家族的家训,也有从全国各地征集而来的匾额。这些雕板大多来源于古祠堂和住家厅堂,以明、清时期为主,内容涉及“孝、悌、忠、信、礼、义、廉、耻”八德。

家训馆内游客深思者多

静静地走在家训馆里,这些饱含历史沧桑的雕板让人惊叹,饱含了岁月智慧的家训又让人深思。细细读来,文字中又充满了延续百年的温情。

“革除诈伪:诈伪是小人伎俩,不肖子弟尤而效之,风俗遂成浇薄。”郭仁海诚信做人的家训雕板旁,几名学生正在仔细地端详着。雕板的下方有详细的文字解说,叙述着一个关于诚信的小故事:

民国初年,郭仁海在浙江嘉兴首次承揽工程,为牧师樊启忠建造一幢别墅。即将竣工之时,一木工由于在工棚炒菜不小心,火星飞到刨花上,引起了熊熊烈火,新房顷刻化为灰烬。郭仁海兄弟遭此横祸,并未一走了之,而是赊来砖木、沙石、石灰等重建别墅。诚信的品格和高尚的职业道德赢得了建材行的支持,工友们也甚为感动,倾力帮助,别墅终于按时完成交付使用。由于建筑质量高,造型美观,樊启忠非常满意。在庆祝别墅落成的宴会上,美国传教士花翘奇、秀州中学校长顾惠仁等齐赞此房。郭仁海从此声誉远扬,在杭嘉湖地区承建工程应接不暇。

郭仁海的家训,是他亲身经历换来的几句至理名言。这家训既是告诫子女做人的准则,何尝不是发展家族经济的不二法宝?好的家训培育出好的家风,好的家风熏陶出好的人品。

在一块雕板前,来自金华市区的陈先生已经驻足了许久,还拿出手机在搜索着什么。再看他面前的雕板,写着:护体面,不如重廉耻;求医药,不如养性情;立党羽,不如明信义;作威福,不如笃至诚……

“家训馆安静,在这里仔细品味这些话,再想想目前的生活,真是有很深的体悟。”陈先生笑言:“我来这里本来是带孩子来接受教育的,谁知自己也得到了一次教育。”在家训馆的另一头,他的孩子也正看得仔细。为了让孩子更好地了解家训故事,家训馆特别绘制了家训漫画,用通俗的语言和幽默的画风吸引孩子的目光。

来接受教育的,还有东阳市工商联副主席吴荣明。“馆里的每条家训都经过了时光的打磨,对我们党员干部是一笔很好的精神财富。”他面前的一则家训,正写着:清谨乃当官之本,莫贪意外之财,莫饮过量之酒……

家训馆外家风带动社风

家训文化正在从木雕家训馆内扩展至馆外。目前,推广家风家训的工作正在东阳开展:90多个文化礼堂内,家训馆已经建成。

走进东阳市城东街道单良村,文化礼堂内家规家训馆门口“善行天下,和谐单良”八个大字格外醒目。馆内,书写着家训的木板上的字迹,笔力遒劲、令人赞叹。

村支书单章新指着一堆颜色较深的木板说,这些是从村里各家各户搜集来的老家训。另一边颜色较浅的木板,则写着新家训:严于律己宽以待人,知足常乐淡泊人生。

一旧一新,内容虽有区别,其中含义却相同。重拾家训,好的家风正带动着好的社风不断形成。单章新说,过去,单良村村民之间会因为杂物堆放、建造房屋时屋脊过于突出遮住邻居采光等问题,时不时发生纠纷。自从家规张贴以来,村民们纠纷的事少了,谦让的事多了。

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,各种思想激烈冲击。文化的多元往往让人们不知所措:去哪里寻找为人处世之道?“现在重提家训家规,是一种文化的回归。”东阳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楼守威说,其实好的家风就是我们的处世之道。挖掘、传播、践行传统家风文化中的精华,并注入符合时代精神的新内涵,“好家风”就可以带动民风社风。

的确,社会稳定,首先要取决于家庭的稳定,家庭稳定则取决于家风要纯正。好的家风是中华文明的基因,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,是修身齐家治国的道德准则。如今,凝聚了中华民族智慧的家训,仍继续发挥着巨大作用,为社会带来源源不断的正能量。

本版制图:张芳曼蔡华伟

川西高原上,深沟大壑间,有巍峨的邛崃山,幽幽的岷江,还有羌人祖地、红色历史、商旅古道和传说中的禹圣灵迹,以及熊猫繁殖地,丰富、特殊的人文风华,在悠悠岁月,留下印记,熠熠生辉。

而八年前那场锥心之痛,让世人把更多目光投向了汶川。

八年了,时光并没有磨蚀那沉痛的记忆。那年5月,山崩地裂,满目疮痍,人类灾难,世界震惊。八年后来到汶川,回忆和感叹,让大家心情凝重,复杂而纠结。

旧貌换了新颜。基础设施得以高效地重建,通衢大道,让人感受到现代化的速度。“都汶高速”追着岷江,逆流而上。这条依山傍江的高速公路,平整、宽阔,路面泛着乌亮光泽。沿线风景,秋色明丽,村落俨然,除了有的山体残留垮毁的痕迹外,几乎看不到地震肆虐过的影子。从成都过来,一百多公里行程有数个大小隧道,长的近十公里,平缓、敞亮,畅通无阻,把这举世瞩目的地方,与外界快捷而有效地联结。

往事不堪回首,往事刻骨铭心。

映秀镇,当年的震中。垮塌严重的漩口中学,有四十三名学生和十二名教工罹难。这个秀丽古镇,背靠山谷,面对岷江,是进入阿坝藏区的门户,其地理风貌与人文风情,为川西一带知名。一场灾难,让人们记住了这个川西小镇,特别是漩口中学。这里曾举行过悼念遇难者的公祭。重建后,学校另迁,现为地震遗址,校门上一行“深切悼念汶川特大地震漩口中学遇难师生”黑色大字,刺目揪心。院内左侧,高约十多米的纪事墙上刻有碑文和浮雕。后侧是数间倒塌的教室,裸露的砖块钢筋零乱地支棱着,屋檐上残留民族风格的图饰,依稀还看得出当年样貌。一尊偌大的时钟雕塑,赫然平卧,指针定格在山摇地动的那一刻。在它背后,一杆国旗高扬在坍塌的二层楼上,耀眼红色在空旷峡谷中猎猎生动。

时间凝固,心沉如铅。肃立在纪事碑前,默诵,祈祝,人手一捧白菊,轻轻安放台阶上,与早已绽放的簇簇黄花,长长黑帐,形成小小的祭奠。之前,刚刚在新建的地震纪念馆参观,众多的图片、文字和实物,记述了那场惨烈的地震,也记录下无数的温情和感动。在那间模拟地震现场的黑屋子,声、光、电高科技,还原了天崩地裂时的情境,数万条鲜活生命失去,美好家园毁于一旦,几分钟的实景体验,让人喘不过气来,蚀骨的悲伤和心痛再次袭来。幸而全社会鼎力救助,同胞友人的爱心善举,使经历了这场浩劫的人们,生产和生活得以迅速恢复。

爱心接力,大爱善行,业已镌刻在汶川人心中。不远处的“大爱文化广场”,将这一理念具象化。在峡谷空旷间,一双由数十只手叠加而成的巨手造型,开启了“爱之门”。它有四五层楼高,在“让世界充满着爱”的巨幅标语衬托下,双手相对,手心向上,像是祝福,也是宣言。“巨手”之后是“爱立方”馆,长宽各三十米,高二十米,用九百多块花岗石砌成,四面墙体刻有上百个不同字体的“爱”字。在馆内,铜铸的生命之树,爱神飞天,以及古今中外关于爱的箴言、雕塑、图像,立体地描述了爱与生命、爱与人类、大爱传承的故事,将爱的理念立体而高迈地张扬。

生死考验后,危难相助中,尊重生命,奉献爱心,就有了更为深入全面的理解。大爱广场,体现了创立者的初衷:“爱,是心与心的交流,是生命的托付与给予,是信任,也是动力,它超越时空、民族与国别。”同时,也表达出经历地震劫难的汶川人,对全社会的真诚感念与回报。面对突发灾难,有八方支援,有政府强力领导,短短两年时间,家园重建,水磨镇等一些旧街老村换新貌,特别是像萝卜寨等偏僻羌寨,废墟断路得到修护和改造。本土诗人羊子《汶川羌》长诗写道:亿万颗心温暖支撑的,崭新的一个家园,汶川。受难的,痛的,苏醒的,回来的,笑的,汶川。是爱的力量,仁义善行,让奇迹发生。

最早进入灾区重建的是广东省直队伍,时间在当年8月7日。汶川人把全国十九个省市和军队支援的事迹,铸成碑,用赋文形式,存留下来。全县立有十多个碑刻。仅广东省就有广州东莞中山佛山珠海湛江、汕头、江门惠州潮州、茂名、肇庆、揭阳等十余个城市参与援建。在县城所在地威州镇,一块“广东援建汶川纪念碑”,耸立在县文体广场。“山崩裂裂,灾难泱泱。广东援汶,令发中央。举省共发,大爱无疆……”碑文以县委、县政府的名义,用仿赋体文字,简洁介绍了广东省方方面面付出的心血。在县城一些地方,分布着写着援建单位名号的铭牌,昭告世人,大爱暖流涌动在汶川大地。在《草坡乡重建记》的碑文中,我读着这样的句子:“其时草坡,余震不断,滑坡飞石,交通堵塞。冒险蹈死,攀岩涉流,走村入户,解民困厄。”震后,汕头市的一支测量队,冒着震中乱石道路,勘测河道数据,十九岁的秦春利,不幸跌落江中,殉职他乡。汶川人民在他牺牲的地方植树,建“青年林”,以志纪念。

那天清晨,汶川县府威州天气晴好,我沿岷江行走,往东来到玉垒山的姜维城上,可以一览全景,狭长绵延的城市街道,依山形,傍水势,街面簇新,民俗凸现,大禹像高耸

上一页  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下一页

最新百姓生活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